百夜寒炻🌸

雷:卡米尔,看这里
卡:大哥?
雷:生日快乐,卡米尔
卡:…大哥
雷:怎么?
卡:(这特效怎么回事没拍正脸也有这绝对是大哥你自己画上去的吧大哥是多喜欢猫)…谢了,大哥

——————————————————
赶着末班车!卡卡小天使生日快乐!
最喜欢卡卡的沉稳冷静与他对雷狮的无条件跟随w
然而画功渣根本画不出卡卡万分之一的美腻【趴】,如果有大师路过不嫌弃的话请多多指教!【鞠躬】
于是偷偷混个tag

【文豪野犬】【芥川兄妹向】

明明芥川兄妹多么惹人爱惹人心疼
文笔渣但还是向大家安利
各种CP光芒后的默默无闻兄妹组

————————————————————————
关于离家出走这件事,银在很早以前是有过打算的,甚至考虑了很长一段时间

小姑娘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念头,只是单纯得不想成为自家兄长的负担罢了,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银决定放弃了

——该说「不愧是兄妹」吗?芥川和银,两人都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固执,仿佛这固执是刻在灵魂上的一种指向
芥川是拼命想向世界,特别是向太宰治证明自己的强大
而银则执着于祈求兄长的幸福——

贫民窟的冬季总是异常寒冷刺骨,尽管与繁华的大都市仅仅隔了数条街的距离,这里就像被人遗忘的冰封领域,在这里日复一日苟且求生的人们也一样,活生生的存在着,却与冻僵的尸体无异

连续两天拼命搜寻食物的芥川拖着步子回到勉强可以称之为家的破棚屋,除了遍体鳞伤外一无所获
早在芥川一步一步向前挪动并试图发力抬手开门时,银已从缓慢却冷静的步调中认出了自家兄长,替芥川打开了门
并不是听出了芥川浑身创伤,而是单纯的想为兄长做些什么

『既然不能陪哥哥为生计奔波,那就在家里照顾好哥哥,就算是开门这样的微不足道也不例外』小姑娘是这么想的

夜已深,雪渐落

为了避免在睡梦中冻僵,兄妹两人会在同一张床上睡觉
银迟迟没有入眠,感受到身边芥川早已均匀的呼吸,不由得安心许多

趁着雪花反射出月亮的光细细打量芥川的面孔
在整个贫民窟都臭名昭著的‘无心之狗’,芥川,只有在睡着的时候,终日坚定的神态才会有所动摇
四周寂静中银捕捉到了两人的心跳,脆弱并顽强,让人仍能察觉到自己仍存在于这个比地狱更冷漠的地区

细数两人的心跳渐趋一致,银此刻取消了离家出走的计划
小心翼翼避开芥川身上的伤口,银抱紧了兄长瘦弱得过分的身体,祈祷着明晨的安然无恙
「哥,晚安」

『一个人的话,是没办法在比地狱更黑暗的贫民窟生存下去的吧
正是因为有所牵挂和依靠,才能在一次又一次从梦魇中挣扎脱出后找到继续拼命存活的意义与动力吧』

双黑同人《嘘——我在》

《嘘——我在》part1.

「你说的……是真的么…?」海蓝色的眼瞳猛地放大,中原中也竟有一瞬想说服自己否认事实

太宰治离世——死于自杀

中原中也死死盯住中岛敦的脸,想从这个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虎的表情中发现什么异常…但他捕捉到的一阵压抑的呜咽强硬地逼迫他接受事实。

微妙的沉默一时间弥散开来,半晌,国木田把视线移向一方荫蔽在繁樱下的石碑。「没有半句假话,太宰他…就在那里」
于是中原中也看向简单的石碑,锐利的笔法刻下的“太宰治”仿佛外文字符一般,他怎么都看不懂。

怎么会看不懂?只有中原中也自己明白——他是不想看懂。

『明明早已对太宰的行为见怪不怪……』
『明明厌恶太宰恨不得他马上死掉……』
恍然间中原中也已站在石碑前,照片上的太宰治依然保持着仿佛知晓一切的笑容,中原中也就那样盯着照片里的昔日的搭档,直到天空已与他枫糖色的发丝融为一体。

带着丝丝凉意的风掀掉了中原中也的帽子,但中原中也没有任何行动,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中也〗

他听到了,太宰治的声音,从樱花树下传来……即便那里没有任何人,于是中原中也闭上了眼睛,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双耳——

〖中也的品味依旧那么差〗

双眼蓦地睁开,扫过樱花树的那一刹,中原中也仿佛看见了,太宰治眼中的嘲弄,一如既往……

————————————————————————
*来自深夜两点的谜之脑洞……【噗叽】